438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的包工头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屎刮刮给送到家了

第六章 屎刮刮给送到家了

        江辰背着包裹,盯着来人一脸警惕。

        褚标执这佩剑,五星连珠仍然环绕在身边,并没有放松警惕。

        而程馗五人却恭敬立于一旁。

        阁主黄志臻问道:“你这是干嘛?还要跟我拼命吗?”

        “哼!就是拼了又如何?赤澜阁已无可救药,早晚都是个死。”褚标冷哼一声,转头看向江辰,眼神露出安然与悲伤。

        随即又对江辰说道:“江辰,这宗门救不了了,你也是白费了一番力气。

        这天大地大在无你我容身之处,免得活着受辱,你先我一步去吧!”话刚说完,一剑刺向江辰,。

        嘿!我呲奥,这老头还没搞明白就动手啊?你这是不想活了还要带着我一道啊?你跟我还真是师徒情深啊!

        “老倔驴!你干什么?”黄志臻一个飞身,一个闪身就到了褚标头顶,大袖连挥。

        锵噹一声,长剑落地,褚标也被扫中飞出,哐啷砸塌院墙,五星连珠也散落一地。

        太快了,这就是结丹强者吗?

        这还是江辰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见结丹强者出手,以前都是大战中,远远的观看。

        “你这是疯了吗?”黄志臻喝道:“江辰可是你徒弟啊!你不是还指望他给你养老送终的吗?”

        虽没受重伤,褚标被这一击打的,可能也没背过气来,爬起来后黑着脸也没回话。

        “这个褚标无视宗门规矩,随意在宗门出手伤人,阁主可要严惩。”程馗这时候乘机告状。

        “你这又是怎么回事?”黄志臻又朝程馗问道:“我让你差人来通知江辰去见我,你怎么跑来跟人家打起来了?”

        ??什么情况?一旁的褚标和江辰都是一愣,这不是要带人去执法堂啊!?

        这不是阁主纵容执法堂来整治江辰的吗?这是执法堂程馗在使坏吗?

        “好你个馗老鬼,你敢假传阁主法旨,激我出手!”这时褚标回想起来,对方就是一直想激怒他。

        “是啊!你们执法堂的一闯进来,就气势汹汹的要我跟你们回执法堂,这事没通过炼器阁长老,我怎么可能跟你们走?”江辰也驳斥道。

        “我何时说过,要你去执法堂了?只是让你跟我们走而已吧!”程馗说道。

        “你们一来就数落我的罪状,一副定罪审判的模样,这不是要来缉拿人犯吗?你不经调查,我何罪之有?”江辰问道。

        为首的执法堂修士上前说道:“我也没说你有罪啊!我只是数落你搞屎搞尿,搅动风雨,制造舆论太会搞事情了。

        你说我气势汹汹,执法堂威严执法,总不能去哪都嘻嘻哈哈吧?我们只是来执行阁主诏令,你不但抗拒,还出言污蔑我们是叛徒。”

        “边上同门都看着在,当时就宛然一副要拼命的样子,简直歇斯底里的,就像是脑子坏了一样。这种人煽动的言论也有人跟着闹,唉~!”程馗又接着补充道。

        “嗯?是这样的吗?”褚标转头问江辰道。

        江辰顿时瞳孔一缩,察觉到一些不对,但皱眉没有再吭声,算是默认。

        要是没有那一晚的谈话和看过江辰的演示,这次褚标可能也会跟着认为江辰的脑子被搞傻掉了。

        “难道真的是误会了?”褚标疑惑道,不过想想又觉得那里不对。

        一拍脑门,“嗨!别想着蒙我,就一个传唤诏令,你一个执法堂长老跟着来干嘛?你这么闲吗?你要是真这么闲,帮江辰挑粪去。”

        “你!”程馗气急,正准备反驳。

        “好了!没出什么大事,就算了吧!”黄志臻喝道,“江辰跟我走,我有事要问你。”

        转身就要走,又顿住,“算了就在这吧,走进你屋里,褚标也进来。”

        就在都要跟着进屋时,方建从小院门口走了进来。

        都回头看去,褚标不满道:“哼!你怎么跑来了,架都打完了。”

        方建讪讪回道:“之前在屋内打坐,听到轰炸声,发现是师弟这边发出的动静。

        又想到师弟缺的东西,随即在房内找到给他送来。”

        褚标皱眉问道:“你师弟还缺什么东西?给他吧。”

        方建立即走到江辰近前,将背在身后的东西拿了出来,说道:“师弟啊!这拭秽其实又叫屎刮刮,我已经洗干净了,你拿去用吧。

        真的不能再用手了。其实我也就这个,用不坏的,回头我再去弄一个。”

        周围众人全都异样的目光朝江辰望来。“……”江辰的内心阴影增长到极大,你怎么还给我送到家里来了?还当着这么多人?

        当着师傅,还有阁主,你让我这脸往哪里搁?好你个方建,到时候我非把这个屎刮刮塞到你的嘴里。

        江辰脸都白了,他只好先接过东西,打着哈哈说道:“误会,误会,师兄上次可能听错了。”

        方建却一脸无辜,“没听错啊!之前你还特意跑来问我大解后用左手还是右手,我跟你说不能用手啊!”

        褚标,这小子又在搞什么鬼?这也是他的计划吗?

        程馗,这姓江的小子正是脑子出问题了?他平时动用手的吗?

        黄志臻,这是能煽动宗门思潮的人问出来的事?我来找这小子没问题吧?

        江辰立马推搡着方建出去,“你肯定是听错了,阁主找我问话你先回去吧,回头我再跟你解释。”解释个屁,回头就把你给弄死。

        将方建打发走后,转身回来将阁主和褚标先请进屋内。

        就在程馗一众也要进去,江辰转身挡住他们进入,并说道:“如今阁主亲自过问,就不需要执法堂进来了,我也不欢迎你们。”

        这是直接给宗门长老难看啊!程馗的脸都黑了,又看看阁主。

        黄志臻开口示意道:“程长老先回去吧,这是人家自己房屋,我也不好强行施压。”

        程馗只好带着一张阴霾的脸转身离开。

        江辰又对外围的杂役弟子喊道:“嗨!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去弄点灰岩粉,把院内外洒上烧一烧,祛除一些人带来的晦气。”

        此话一出,外围的门人当场愣住,程馗刚走到院门口也顿住了脚步。

        程馗一张阴郁的面孔冷冷看了江辰一眼,冷哼一声带着执法堂修士离去。

        屋内黄志臻的声音传来,“你又何必再来这一出,终归是执法堂长老,你就不怕他今后找你麻烦?”

        江辰回头笑道:“阁主多虑了,之前我也没招惹过它,不还是麻烦自然来?

        今天都动上手了,难不成还多我一句话?起码今后哪天栽他手上,不会后悔曾经还没恶心过他。”

        黄志臻耳朵稍微抽了抽,这小家伙怎么了?突然变得这么仇不过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