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的包工头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造纸

第五十八章 造纸

        江辰回头瞟了一眼,皱眉道:“怎么把人带后院来了?赶紧带回前院去,收人的事还要承空师兄回来定。”说完又开始捣鼓自己的东西。

        陈东七闹了个没趣,就又把人带回前院。

        没一会承空便回到庙内,见到前来投靠的付坤。

        陈东七和彭老九像是很希望将付坤留下。

        那是因为他们作为筑基修士,完全能通过灵力探查出他只不过是练气后期修士,实力上不用担心。但是又想搞清楚这个人是什么来历。

        而付坤干脆就报出他曾是某小宗门的以为长老,因为反对宗门加入联军,但是因为势单力孤没能阻止,一气之下离开了宗门。

        而后来打听到,宗门在那次大战中门主和所有长老全都战死,门人弟子也几乎所剩无几。

        一下子悲从心起,心灰意冷,游荡到此,见到此处有处庙宇,觉得是他的缘分,便起了遁入空门之心。

        赤澜阁的那次大战,傅佑昇可是参与了收尾工作的,所以处理关押俘虏时是得到不少信息情报的。

        所以他说的是有名有姓,陈东七和彭老九两个探子也是知道傅佑昇说的小宗门的。他们内心都觉得真实无比。

        而江辰这次却表现的不冷不淡的,只是问道:“你原先宗门参与了对赤澜阁的大战,属于玄昆堡那边联军一方。加入我东去庙会不会牵连我们?”

        陈东七倒是希望他留下,这样不就能又多出人来干活,他可以彻底解放出来,就有机会外出打探情报去了。

        陈东七劝道:“佛门已慈悲为怀,并且讲个缘字。付坤施主也算是遇难,如今看破红尘又游历到这里,也算是有缘分。承空师兄看是不是先收留下他,观察观察?”

        承空白了陈东七一眼道:“如今禅房都给你们站了,谁让出房间?陈师弟,你要去柴房住吗?”

        陈东七吐了吐舌头,没再说话,他知道那个柴房虽然大,但是四处漏风漏雨,还有一股子霉臭味。他可不想住过去。

        傅佑昇耳朵也是抽抽了一下,刚刚陈东七带他参观时,他也见过那个柴房,住着的确不太舒服。

        但是为了加入进来,他还是做出来决定,“如今我算是看破红尘,住在哪里也不是那么讲究,加入佛门也是对佛理也有所了解。”傅佑昇说道。

        这时江辰边提议道:“如果住在柴房他不介意,承空师兄,可以让他先做个近事,也算是俗家弟子。

        过上一阵想想清楚,要是真适合出家,再做近住也不为不可。介时咱们在为你盖一间禅房就是。”

        承空觉得也好,便安排道:“陈东七带他去柴房吧,你自己去柴房收拾收拾腾出了安身的地方。

        除了早晚课跟我们一到,平日里不得进入寺庙后堂。”寺庙后堂是他们习禅、练功之地,也是他们做早晚课的地方。

        现在人多了,干活自然也就快了,不到上午一个半天庙里的那些活就都忙完了。

        陈东七正高兴这想要外出一趟,在午饭时对承空道:“承空师兄,这庙里的活也都忙完了,来了这边也有段时日了,我想到集镇上去看看。”

        彭老九也附和道:“是啊!现在庙里不少人,有破山师兄和付坤盯着,我也跟去看看。”

        江辰随口道:“哦,承空师兄,那草纸的配方和流程差不多弄出来了。下午就能开工了。现在人手是不少,但也不能都跑出去呀。”

        承空开口道:“你们二人去一个就行了,干嘛要一起出去?”

        彭老九有些悻悻然,心想这陈东七要是搞到情报的话,估计会要敲他一笔。

        虽然不是一家势力,功劳上不冲突,但要想得好出,总归要付出点啥。

        却没想到陈东七开口道:“那我这几天就不出去了吧!让老九去,呵呵,彭老九出去转转吧。我留下来帮忙干活。”

        嘿!这奇了怪了哈!你这么好心?会好心留下来为这破庙干活?等等,这草纸是什么玩意?这又是什么名堂?不行,我也得留下来,这个陈东七奸猾的很,不能让他把我给撇开了。

        全都留下,没有人离开,江辰便吩咐众人做事。采集原料,制作工具,构建设施等。

        傅佑昇、陈东七和彭老九三人分别在山上就近采集原材料,无非就是三种树皮、竹竿和石灰石,还有砍伐一些树木来制作器具。

        都是修士,干起活来肯定非常迅速,不出小半天基本材料就都准备齐了。

        吃过午饭后,江辰分发图纸给每个人,开始制作器具,挖坑灶,制作木质水框等东西。还有将原材料切成小块,烧制石灰。

        承空又弄来一口大锅,为了加快腐蚀、发酵的时间,就要用到坑灶和大锅来蒸煮。

        之前江辰说的是三五天,是考虑到有些地方可以用修士的灵力加速。利用修士的手段代替一些现代工艺。

        比如说反复蒸煮的时候,有灵力加持,就能加快几倍的速度,也减少了腐蚀、发酵的时间。

        虽然现在人多了两个,但是江辰毕竟原来只是个包工头,对于造纸的工艺也只是了解了个大概,许多还是要实践中见真章。

        就这样,一帮人前前后后,反复也忙碌了十多天,制作出来三百斤草纸。

        而陈东七和彭老九也学会了这个草纸的制作流程。

        他们摸着细腻柔软的草纸,问道:“这么薄,一用不就通了吗?也不是很结实的样子啊?”

        江辰有些无语,白了他一眼道:“你不能叠上两三层吗?弄厚了就不行吗?即柔软也不会断裂的。”

        彭老九道:“没想到破山师兄竟然这么聪慧手巧,能弄出这种东西,嘿嘿!这样就后股无忧啦,哈哈哈!”

        傅佑昇也笑道:“好一个后股无忧,没人都包一些回去吧!这些估计都够用一年的了吧?今后大家就可以不再用石块,树枝了。呵呵呵!”

        这段时间,承空也只是偶尔插手帮帮忙,基本上还是经常外出。

        傍晚时分,承空拎着两头山兽回来,丢到厨房,交给陈东七打理。

        彭老九的斋戒也早过了,众人都公开一起在厨房用餐。

        承空看到他的那一堆草纸,拿到手摸了摸,非常满意。一把抱起回了自己的禅房。

        临走时对陈东七说道:“一会儿都来厨房吃饭,有外面发生的大事跟你们说。”

        陈东七接过山兽挂了一只起来,将另一只分块后,丢入锅中炖煮。

        一个多时辰后,众人都陆续劳作完回来,分到山兽和饭食,各自找了个位置用餐。

        陈东七开口问道:“承空师兄,不是有什么大事要说吗?人都到齐了。”

        承空一边啃着碗里的肉,一边说道:“是这样的,也亏得我从小就在这里,赤澜阁那边的杂役工坊也没有太避讳我。

        今天我听到那边的杂役修士在说他们宗门内部的事。”

        陈东七和彭老九两个探子对赤澜阁的是格外关心,都打起精神认真起来。

        “一开始他们在议论他们宗门的一个叫江辰的内门弟子和一个内务阁管事”承空继续道:“这两个人可是赤澜阁近多年最风云的人物了。”

        承空一提到江辰,两个探子都是眼睛一亮。

        对于江辰这个名字,他们可是如雷贯耳,玄昆堡和金棘门都是在他手上吃了大亏的。

        陈东七接口道:“江辰我是知道的,那次大战好像赤澜阁那边就是他主导的守山计划。

        最后赤澜阁反败为胜,并且还大杀四方,我那小宗门破灭也是拜他所赐。”

        江辰也道:“是的,是的,我原来那个小庙也是。看来大家都是跟他有仇啊。”

        傅佑昇道:“我本就反对宗门参与联军,人家为了宗门也是情理之中。赤澜阁大胜,必然导致其他门派受损。各为其主,本就是自然的。

        这个仇恨应该记在赤澜阁头上,不该记恨人家一个宗门弟子,据说那个江辰还是个练气期的小修士吧。那个内务阁管事又是怎么回事?”

        承空笑呵呵道:“付坤师弟说的在理,那个内务阁管事虽然也立了大功,但也就是个打酱油的,传言是江辰的跟班。

        主要还是那个江辰不得了,据说坤林山已经覆灭了,妖王葵蜧也战死了。并且这次覆灭坤林山也是那个江辰计划主导的。”

        此话一出,可谓是语出惊人、石破惊天,众人除了江辰全都惊的站起,死死盯着承空。

        陈东七道:“你说什么?坤林山被灭了?”

        彭老九也惊道:“怎么可能?坤林山虽然上次战死一个妖王,可是实力不弱啊!起码还剩八百妖修,几千妖兽,如此实力怎么说灭就灭了?”

        傅佑昇也假装惊讶道:“是啊!单独的坤林山对上赤澜阁,就算弱也弱不了太多!真要是灭了坤林山,那赤澜阁岂不是也死伤惨重?”

        你别说,傅佑昇此话一说,陈东七和彭老九心思便开始活络起来。

        要是果真如此,岂不正好是攻打,覆灭赤澜阁的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