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的包工头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第六十三章 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你就是那个叫江辰的小子吧?”老和尚开口道。

        此话一出,惊得江辰从蒲团上跳起,“啊~!?你~?我~那个~怎么~?”支吾的不知如何说话了。

        “没什么好吃惊的,你丹田也没完全毁掉,从你身上能感知到些许赤澜阁的功法。”老和尚似乎有些虚弱,缓缓说道,“若不是对赤澜阁极为熟悉,即便元婴境界的我也辨别不出。”

        既然被对方识破,江辰索性坦然了,“果然最熟悉你的人其实就是你的敌人。看出我是赤澜阁出生,说出我是江辰,前辈也是猜的吧?

        我很好奇前辈是怎么猜出来的。还有既然一开始就识破我赤澜阁的身份,刚刚为何不直接将我拿下?”

        老和尚回道:“首先你丹田受损,赤澜阁不可能派出一名残废出来做探子。你又潜藏道寺庙中,说明要隐藏身份,可能要躲避的就是赤澜阁。

        你一进来,我还感觉到你内心的一丝不情愿。说明你对佛门的东西并不敢兴趣。加之赤澜阁出了一名叛徒,并且也是修为不高。”

        “所以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如今我丹田已废,可没什么好被利用的啊。”江辰不觉得对方没有企图。

        “呵呵!小家伙警惕性还挺高的。能告诉我你是为何叛出赤澜阁的吗?”老和尚问道。

        “叛出了就是叛出了,有什么好说的?为了活命而已。”江辰不想多说回道。

        老和尚继续道:“功劳太大,功高震主?你才练气期,说白了宗门高层跟你没什么东西好抢的。你丹田受损,得不到公平的奖赏。

        那也只有妖修的妖丹是能修复你的丹田,但也是宗门强者提升实力的奇珍异宝。你们最近又正好覆灭了妖修的老巢。那小蛇妖的尸体在你身上吧?”

        “你~?你怎么~?”江辰大惊,右手下意识的按向腰间。

        “呵呵,储物袋只是低级的空间法宝。作为元婴强者的神魂级别,自然是能探查到的。”老和尚笑道,“妖丹也只能起到修补和强大肉身修为的作用,对我没有什么用处。

        小家伙不要紧张。这样说吧,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江辰想想老和尚的话,对方似乎也说的有理,但还是警惕道:“我只是个残废了的小修士,前辈哪怕只剩个残魂,但也要比我强大。不知我有什么资格配与前辈做交易的?”

        老和尚笑道:“哈哈!小家伙倒是谨慎,不妨告诉你吧。元婴强者便开始走上神魂修炼的道路,也初步接触真正的天地大道,所以能捕捉到一丝命理气运的走向趋势。

        虽然极其模糊,但对于你这小修士,是能看出一些端倪。如你这般资质悟性不俗,又做出超出你修为、地位、身份等不匹配的事迹,按理说应该是命理极强,无论好坏都有着较强的命运指向。”

        江辰惊疑的问道:“前辈,可是元婴境能算命?前辈在我的命理中看到了什么?”

        “呵呵,元婴境界不是算命,那都是骗人的,只是能感知到一丝命理的趋向,也能提前预感危机。”老和尚解释道:“就是对你的感知非常奇怪,没有什么极好或者极坏的命理趋向。

        若是大运之人,受到庇护,看不清还有一片混沌遮蔽。而你的命理平平无奇,又格外清晰。如今你的命运,也不是一条平直,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缓杂波段。”

        江辰听得不明所以,开口道:“平平无奇便平平无奇,这不是说明我的命运的确没有什么大灾大难。”

        “所以我才奇怪,若是换做当年,我也不会在意。老衲的一生也算有些波澜,并且在此修闭了三千年,也算悟出一些命理大道。”老和尚又继续解释,“你的作为要是按照承空之前所说,都是运用一些俗理凡物。

        但是牵连的也都是修真界的人、物。就算可解释为掺杂了仙俗。也不该如此平淡。我大胆猜想,你或许是有着更高气运加持,就算是我也无法揣度。”

        江辰心里一紧,天选穿越者?难道是师傅褚标提到过的天选穿越者?想到这里江辰还是按下内心思绪,这个秘密还是不要说出去的好。

        老和尚察觉的江辰内心波动,但他没有在意,继续说道:“之前观我那一脉弟子承空,命理也是平平,但最近似乎会有些波澜,我猜会是因你而起。所以我也在赌,给我这一脉佛门在赌,就堵在你的身上。

        刚刚为他强魂健魄,改善了一些资质,消耗了我小半残魂之力。我教你修复丹田之法,用剩下的魂力助你强大神魂。”

        江辰吃惊问道:“前辈助我强大神魂,是否就代表前辈会因此陨落?”

        老和尚又笑道“呵呵,老衲法号玄清,本早该消陨,残喘至今唯一的执念便是重振这龙尾州东法寺佛门。

        我这徒孙承空看着还有点机敏,也算是我这一脉正传,希望江施主在今后的路上能帮扶一二,助我佛门重振。”

        “啊?不可,不可,万万不可!”江辰立马惊得跳起,连连摇手道。

        玄清诚恳道:“江施主这是不愿意吗?重振佛门这事拜托施主的确有些强难。我只是拜托江施主力所能及之下能够帮扶我这弟子而已。

        道家炼丹田,佛们修舍利。这样吧,我这修成的金舍利也交付与你,对江施主今后修炼也会大有裨益。还望江施主不要推辞。”

        “啊呀!不行,不行,这就更不行了。前辈的魂力我是断然不能要的,这金舍利啥的,我就更不能取了。”江辰摆手断然拒绝。

        “哼!论修为我高你多个级数,论年龄连你老祖宗见到我都要惧让三分。”玄清立马不悦道,“我如今诚恳请求,你却如此果断拒绝。真当我佛修是慈眉善目吗?”

        江辰连忙解释道:“前辈误会了,承空师兄虽不知我真实身份。但他待我也是真诚心善,今后或可成为朋友。

        前辈若是在其间掺杂了如此重利,那这其中的关系就变味了,我也不愿背负这样的负担。再说前辈何必灰心如此,虽然只剩残魂,天地有缺,或许还有一线希望能够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