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的包工头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果然又来了

第六十五章 果然又来了

        “这倒是可以尝试,到时候再说吧。”江辰道:“前辈觉得我的提议如何,可否考虑和我一同上路。

        我也把话直说,你我同为人族,我吸收了前辈的金舍利和魂力,难免会留下心魔,前辈既然修炼到律者境界,想必也懂得其中的缘由。”

        “江小施主,你过我如此介绍,仍执意要去闯那死地,难道你是有把握出得去这龙尾州?”玄清问道。

        江辰想了一下,回道:“没把握,前辈提供的信息还是太少,我还要进一步了解一下。但是闯出龙尾州的决定我是不会变的,并且也没有时间和资源让我在龙尾州慢慢修炼。

        赤澜阁随时都在对我搜捕,我也得罪了另外两个大门派,龙尾州已经没有我的立身之地。前辈还是早做决定,这里离赤澜阁太近了,我也不会再回到这里。”

        江辰对玄清所说倒是真话,不过他还有个主意就是想把这个高手给忽悠出去。

        就算对方是魂体,不过那个威压可不是盖的,起码比结丹期要强许多倍都不止。

        就算不能打架,关键时候作为一种威慑,也是能救命的。

        “江辰小友,你说的不错,与其放弃前路消散于大道本源,不如再出去闯一闯,搏一个机会未来。”玄清回道:“小友稍等,待我将舍利析出,镶嵌于养魂木中。”

        只见盘坐的玄清和尚身体黄光闪烁,胸口析出一颗蚕豆大小的舍利。

        老和尚的僧袍里又飘出一块刻有卍字的木牌,刚好好将舍利包裹嵌入进其中。

        老和尚的残魂也从原身体里显现出来若隐若现,对江辰开口道:“老衲在这养魂木内部刻了隐灵阵,即便是我这个修为的强者,只要不是刻意探查,也不会发现这木牌内的端倪。”

        老和尚的舍利和残魂从身体里析出后,原来的肉身开始坍缩,片刻化为一滩粉末。

        玄清解释道:“元婴或律者的肉身,本可千年不腐万年不化,但这三千年里为了保我这残魂,也快消耗无几。

        如今我又把残余的能量抽到这养魂木中,肉身自然就消散了。今后我将残魂寄生于这块养魂木中,小友可将他带在身上,也能助你滋养神魂,有助于你今后的修炼。”

        江辰提议道:“多谢前辈好意,我如今丹田还未修复,还谈不上修炼。

        再说我资质也要比承空师兄好一些,这小牌牌还是给承空师兄带着吧。”

        咱们虽然达成共识,但还不算太熟吧?成天把你带在身上,还是有些膈应。

        玄清似乎意会到了江辰想法,也没有强求,“也好,我这徒孙的确也需要改善改善。”

        说罢招来一根细绳,穿过木牌制成了一个吊坠。

        此时承空也从入定中转醒,宣了句法号:“阿弥陀佛。”

        睁眼就看到,原来的蒲团一周一滩粉末,打坐的老和尚不见了。

        转头看到江辰身边漂浮着一个若隐若现的老和尚虚影。开口问道:“祖师爷,您这是?”

        “哈哈!”玄清飒然一笑道:“我被这江辰小友劝解通了,准备跟你们一同出去闯荡,今后我就寄生在这块养魂木中。

        由于换了地方寄养残魂,我需要沉睡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们自己要小心行事,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唤醒我。”

        劝解通了?一同闯荡?江辰小友?哪里来的江辰小友啊?老祖宗说的是谁啊?你们都聊了些什么啊?

        承空一头雾水,这要开口询问,玄清和尚催促道:“有什么话离开这里回去再说吧。

        距离赤澜阁太近了,我现在的实力遇到结丹期还是有些麻烦的。赤澜阁应该有记录我的存在,应该就有对付律者残魂的办法。”

        经玄清和尚这么一说,江辰内心一紧,似乎也赶到了莫名的一丝不安。

        一把抓过空中漂浮的养魂牌丢给承空,“师兄快把这个带上,这个是你老祖宗给你的宝物。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

        赤澜阁,大长老陶峰从入定中缓缓睁开双眼,:“哼,果然又来了。三千年了,东法寺余孽还没死绝吗?”

        陶峰招出一张符纸抛向空中,符纸上符文闪现,化为白光一闪即逝。

        大半个时辰后,黄志臻火急火燎的出现在陶峰洞府门口,“大长老可是有江辰那兔崽子的消息了?”

        陶峰回道:“江辰,江辰,一天到晚就是江辰。阁主你可知道,近期咱们这么大肆搜捕那个江辰,玄昆堡和金棘门也都开始怀疑了。

        自从他们得知坤林山被灭后,这两个门派就抱得更紧了。”

        “怀疑又如何?玄昆堡和金棘门如今的实力还能奈我何?”黄志臻不悦道:“不是江辰的事,大长老如此紧急唤我回来何事?”

        陶峰下巴偏了偏北方,没好气道:“那边,五十里外,又来了。”

        “是那个余孽?”黄志臻道:“他上次找到了东法寺遗址,触发了那处密室的阵法,因而牵动了警示禁制。不是派人去调查过了吗?

        就是一个练气期实力的近住,随便派几个人去就能给灭了,用得着喊我回来吗?是那个什么东去庙吧?”

        陶峰以责怪的口吻道:“东去庙以前的确就一个近住,可现在庙里添了好几个人。好像还有剃度了的高手,所以前去的探子也没敢靠近查探。

        都有近千年没发现这么针对性的余孽了,毕竟是曾经与我们赤澜阁抗衡的对头。这种情况我怎么能不通知阁主?”

        “高手?什么高手?难道还能出来个比丘不成?”黄志臻这段时间,一心惦记江辰手里的妖丹,不耐回道:“上次我就说了,派一队人去直接灭了完事。”

        “不搞清状况贸然前去,会吃亏的。探子在远处观察,发现庙里的几人似乎又不像是一伙的。”陶峰回道:“那里主事的是一个叫承空的近住,另外两个疑似的高手,似乎是新来下属。”

        “探子?”黄志臻这才皱眉道:“是玄昆堡或者金棘门来的探子?”

        “我也是怎么认为的。”陶峰回道:“所以才需要阁主回来定夺。毕竟牵扯到那两大门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