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的包工头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他呀,那个厚脸皮的付坤啊

第七十四章 他呀,那个厚脸皮的付坤啊

        远处一个人骂骂咧咧飞快跑向这边。

        承空鸡贼,最先警示大家,“快蹲下,那边来人了,看身形有些眼熟。”

        众人立马蹲下来,藏身于乱石堆后,傅佑昇凝神望去,“嗯,是有些眼熟。哎?那不是彭老九吗?怎么到这边来了?难道他是玄昆堡的人?”

        “不清楚,先看看再说。”江辰一边思索着回道。

        江辰他们不知道彭老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东去山一路南下其实不是回玄昆堡最近的路线,反而离去金棘门的路线要近一些。

        那个陈东七去哪里了,彭老九嘴里骂的陈东甫就是陈东七的本名吗?

        傅佑昇取出ak端在手中,问道:“江辰,他就一个人,落单了,要不要?”做了一个手刀斩杀的手势。

        “再等等,看他行径的方向。”江辰思索着,“先把火炮的弹药装好。如果动手用不了炮架,你只能抱着了。”说完也取出了ak。

        这都什么人啊?落单了,这就要下杀手?对方可是筑基修士啊!筑基啊!承空一脸黑线,脑子那个懵啊。

        寻常十个八个练气期怕是都难敌得过吧?咱这才几个人啊?还有你们这手里拿的是个什么玩意?

        还有火炮又是个什么东东?是之前在山顶造成巨响的玩意吗?这两个疯子都藏着什么秘密啊?我跟着他们是正确的选择吗?

        江辰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从东去庙逃走后,四位筑基一直在缠斗。

        赤澜阁的长老接到过阁主的指示,也没对两个探子下死手,只盼着他们赶紧逃走。

        陈东七和彭老九怕分开后被逐一拿下,没敢分头逃跑。就这样四个筑基就一直在东去山上打斗。

        当东去山上令箭发出后,黄志臻其实不在宗门,他离东去山很近,不到一刻钟就赶到东去庙。

        陈东七和彭老九见来人是黄志臻,那吓得是一个双腿打颤,差点就要跪地求饶。

        黄志臻没有管眼前的陈、彭二人,问明了情况,转身上了东去山顶。

        此时的江辰他们应该刚刚登上东尖山,架好火炮。                黄志臻在山顶见到宋林飞,确认是江辰他们出现,也问明了二人去向,便又飞身朝着西边寻去。

        此时江辰刚刚开炮轰击,黄志臻听到极远处的炮响,更加明确江辰的方向,当下急速朝东尖山奔袭。

        算算时间,几十里的距离加上登上千丈高山,对于丹境强者爆发后的速度来说,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这也刚好合上承空去洞中取物的时间,他们前后相差也就不到半分钟的时间。

        江辰他们若是知晓,不知道会不会颤抖后怕,不知道承空那个胖子还会不会去山洞取物。

        黄志臻到东去庙时脸色不太好看,因为他实在没想到江辰会藏身在理赤澜阁这么近的地方。

        临走时丢了一句:“杀!”看来真是又被江辰气着了。

        陈东七和彭老九二人见黄志臻走了,哪里还敢逗留,万一又回来怎么办啊?

        立马撒腿就跑,但是阁主发了话后,赤澜阁的二位长老自然是紧追不舍的追杀。

        一路上,陈东七二人也不敢分开,边打边退。

        他们既不朝玄昆堡方向逃,也没有往金棘门去路走,就选了条折中的路线。

        陈东七在半路上使坏,打斗时伸腿绊了彭老九一下,利用彭老九挡了赤澜阁长老一掌。然后抓住机会先逃走了。

        正因为有陈东七事先使坏,才有后来江辰他们发现彭老九时,在对陈东七骂骂咧咧。

        这时江辰他们也才是道陈东七本名叫做陈东甫。

        赤澜阁的二位长老,早先接到阁主指示是不要过于激怒玄昆堡和金棘门,所以在发现探子实力是筑基的时候,都是放了水的。

        毕竟杀了筑基修士,短期内的仇恨会很大,赤澜阁如今虽然再次新胜,但还是需要休养生息。

        后来黄志臻恼怒下令要他们杀这两个探子,这两个长老自然认为是阁主的气话。

        追击是要给阁主台阶下,你看我还是追了的,至于杀不杀,那肯定还是要放水的,不然对方真的发狠拼命,他们怕也不好受,说不定还要重伤。

        当彭老九落单后也真的发狠了,拼命与一位赤澜阁长老对了一掌后,取出符篆就砸。

        当时真的也把赤澜阁两位长老惊着了,连连后退,又不是什么生死大战,犯不着拼命,赶忙后退。彭老九也乘机带伤逃离。

        彭老九来到土坡近前,朝东南拐去。

        江辰和傅佑昇先后给火炮填充了弹药,又收回储物袋,躲在乱时候向下观看。

        这离得近了,也看得更清晰了,彭老九嘴角挂着血迹,破烂的僧袍还没来得及换下来,应该是打斗时受了伤,身上也有血迹。

        傅佑昇和江辰对视了一眼,浅浅的笑了笑,对方受伤了,可以动手。承空看着二人诡异的笑,背后都有些发毛。

        傅佑昇对一旁的承空警告道:“镇定些,待会儿别留了马脚,咱们连结丹期的都轰过,你怕个毛啊。”

        承空转头吃惊的看向江辰。

        “嗯,是轰过,没轰死,伤都不算伤到,只破了点皮。”江辰解释道,“这个距离太远了,待会我们还是亮出身份上前找他吧。”

        “亮出身份?什么身份?”承空从小在小庙里,没干过什么大事,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还能有什么身份?东去庙的近住,近事啊!”傅佑昇补充道,“待会儿,还是你跟江辰关系好,我对你们有意见,到时候见机行事。”

        江辰见彭老九到了突破下,就要换身上的僧袍,当下喊道:“彭师弟!是彭老九,彭师弟吗?”

        “谁?“彭老九惊了一下,警惕问道。

        “是我们啊!我,破山!我边上是承空师兄!”江辰回道。

        承空也跟着道:“是啊,是啊,是我啊,承空师兄。”

        彭老九皱眉,疑惑问道:“还有一个人呢?”

        其实他看得清楚,只是还在疑惑,这群人怎么跑到他前面去了。

        江辰装作没好气道:“他呀,就是那个厚脸皮的付坤啊!”

        傅佑昇有些郁闷,我怎么就成了厚脸皮啦?让这胖子演厚脸皮不好吗?

        彭老九还是有些警惕,“那你们下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