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的包工头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大头山上的激斗

第八十四章 大头山上的激斗

        噹!白色剑光距离江辰不到一丈的距离停了下来。

        金色光罩一阵闪烁,再次挡住了陈东甫的进攻。

        江辰后背一阵冷汗,他们三人虽然分散,但距离烟尘还有五六丈的距离,并且江辰还略靠后些。

        若不是江辰在一发觉动静,就立马撑开金光法阵的防御,一丈的距离对于筑基修士也就是眨眼之间。

        “你又拿回了金光阵盘?好奸诈的小子!”陈东甫抽回长剑,立马向左右扫出剑气。

        突突突!嗒嗒嗒!承空和傅佑昇在陈东甫的剑光击中金光罩时,就立马调转枪口,对着陈东甫点射连击。

        江辰手持金光阵盘迅速后跳,后跳的同时,关闭了法阵防御,ak也喷出火蛇接连射击。

        陈东甫凭借激荡灵力法衣和精妙的步法,接连躲开和当下三方的射击。

        承空法眼灌注仔细观察,喊道:“他受伤了,哈哈!是刚刚在山洞里被火药炸的吧?!”他见到陈东甫的口鼻挂着一丝血迹。

        三人时不时的还丢出雷火弹在陈东甫两三丈内炸开。

        几次爆炸后,陈东甫发现这雷火弹的威力并不大,也就并不耗费精力针对,仅凭灵力法衣荡出的威力将其挡在身外一两丈范围。

        这样陈东甫也能分出精力,多次远程激射剑气或者拳掌灵力对三人反击。

        傅佑昇和承空提升过的身体,堪堪能够躲开对方的反击,也让陈东甫吃惊不已。

        傅佑昇见机掷出一个不大的罐子,陈东甫并没在意,还以为是雷火弹。

        那罐子飞到距陈东甫两丈内时,傅佑昇端枪对准那罐子扫射,嘭!罐子炸开一团白雾四散开来。

        傅佑昇和承空二人都感到极致的寒气逼人,纷纷后退,ak枪身上都凝起了白霜。

        而江辰本身比傅佑昇二人离得远些,其实在白雾爆开的同时,取出火炮抱在怀里,顶着白雾的寒冷,朝陈东甫的位置就是一炮。

        轰!白雾被爆炸的火光冲散,一个身影冲出火光砸向身后的山体。

        陈东甫大半个身体被轰进山体土石中,满头冒着青烟的他正要挣扎出来。

        “让我先来!”胖子扛着火炮大吼一声。轰!土石四溅,烟尘乱飞。

        不等驱散烟尘傅佑昇也取出火炮,轰!

        这时江辰才满脸白霜,哆哆嗦嗦的赶了过来,“好冷啊!给点真气,驱驱寒。”傅佑昇抬手给他输了一缕灵力真气。

        承空收起火炮,死死盯着还未消散的烟雾,问道:“这回该死了吧?”

        “要是筑基修士那么容易死,赤澜阁前山大战那晚上,联军就全军覆没了。哪还需要牵雷引水?”傅佑昇道,“你跟你师父没有切磋过?”

        “啊?六炮啊!他挨了六炮啊!”承空惊道。

        江辰对傅佑昇道:“再丢一个!”

        傅佑昇会意,又掷出一个罐子。罐子接近山体,江辰抬枪就是一阵扫射,嘭!白雾爆出。

        江辰喝了一声:“打!”嗒嗒嗒!突突突!子弹打光,“换!”。嗒嗒嗒嗒!突突突突!

        三人又打光了换上的第二副弹匣,白雾才渐渐散去。

        陈东甫蜷缩着小半个身体,嵌在山体被炸开的大坑里,浑身衣衫残破,小部分肌体暴露出来,胳膊大腿上都有血洞,浑身表面覆盖了一层薄冰。

        手里举着一块小盾,护住了头脸和要害。也不知道后面的两炮有没有被他用小盾挡下来。

        咔!咔!陈东甫身体散发一道白光,表面的薄冰破碎消散。四肢的子弹也被真气震了出来。

        小盾挪开,陈东甫缓缓走出大坑,浑身还散发缕缕烟气,衣领的一抹暗红也掩饰不了他受了内伤。

        江辰笑道:“最后两炮起码中了一炮,两翻冰寒也消耗他不少灵力,麻烦的就是他还有个防御法器,接下来看你们的了。”说完迅速后退。

        傅佑昇和承空收起零碎,一人持剑,一人掌刀,左右拦在陈东甫身前。

        “江辰~!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能将我逼到如此地步。哼哼!你们以为重伤了我,这样就能敌过筑基了吗?”陈东甫冷笑。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傅佑昇率先荡起灵力,一道剑气激射而出。

        陈东甫也出一道剑气两两相抵,而此时承空凌空刀气落下,陈东甫身体一侧,地上出现一道两丈长的刀痕。

        陈东甫随手一道掌力拍出,承空横刀当下灵力气劲,一个后空翻卸去力道落地,再次挥刀前扑。笑道:“果然绵软无力,这哪里还像是个筑基?”

        傅佑昇挽起剑花与陈东甫的长剑交击在了一起。

        三人乒铃乓啷斗了小半个时辰,陈东甫吃惊这两位练气期级别的修为,竟然如此难缠。

        虽然他受了内伤,就是对上一般练气期巅峰,压制四五个不成问题。

        这二人近战时的力道和速度着实不是一般练气修士可比。陈东甫也是全力对战,如今也只算是斗了个不分上下。

        傅佑昇和承空也心中暗叹,对方在他们几番坑害,受了内伤之后,对上二人妖王精血炼体之身,联手之下也就是个平手。

        承空有些沉不住气,急道:“傅兄,之前那个白雾罐子还有没?再冻他一冻呗!”

        傅佑昇白了他一眼,没有理睬,继续缠斗。

        “哎呀!我说傅兄啊!那个罐子还有没有了啊?”承空又催促问道,“这样下去,打到天亮也斗不完啊!”

        傅佑昇不耐烦道:“你脑子真的有问题吧?我们可是在近战啊!你确定那个温度你扛得住?”

        承空听闻才回过神,一个哆嗦也就闭嘴不言。

        又过了半个时辰,承空回头对江辰喊道:“再这么都下去也不是个事啊!江辰兄弟,要不咱们还是跑吧!上回在赤澜阁阁主手上不都跑掉了吗?”

        江辰此时优哉游哉远远的看着,笑而不语。

        傅佑昇有骂道:“笨秃驴,那次咱们跳崖的时候,黄志臻还没到跟前,你不要在说这种没脑子的话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