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的包工头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善财,散财

第八十八章 善财,散财

        江辰继续问道:“如今我怀疑这运龙山脉山巅封禁龙尾州另有玄机,希望从前辈这里得到印证。”

        玄清疑惑问道:“龙尾州,运龙山脉上万年来都是这样,从没有人能闯出去过。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江辰问道:“为什么?”

        玄清道:“因为龙尾州资源匮乏,除了我以外从未诞生过律者或元婴期的强者,这里连中品灵石都是极其稀少,使用的都是下品灵石,最多的还是杂品灵石。

        金丹或者僧伽都有去尝试过,显有活着回来的,少有实力较强的活着回来,都是重伤残废。五千多年前佛门开始逐渐强大,强势镇压龙尾州才整合了资源,终于在三千年前诞生我这么一位元婴,可是~唉~!”

        江辰问道:“前辈,当时您确定您若是以元婴势力去闯运龙山巅,就能闯过吗?”

        “额~,这个,前无古人的事情,我又怎么能知道呢?”玄清茫然,遂又道:“可是据说从那边闯过来的赤澜阁,是有元婴带队,才过来的。

        只有元婴级别的强者在那种恶劣极端的环境下,才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要不怎么把元婴称之为地仙呢?也只有元婴才算是真正能够自由飞翔。那是已经掌握了天地规则的境界。”

        “掌握规则?”江辰疑惑。

        “是的,练气、筑基基本都是运用自身力量,什么火系、水系功法,也只是利用极少的天地现象,天地现象的属于搬运工。”玄清解释道:“结丹期才算刚刚触碰到规则。

        对于天地现象搬运的更加熟练,能跟进一步利用现象和进行少许的改变。所以才能短暂御空停顿,在空中改变方向,能长期抵御极端温度,但也使尽了全力,在运龙山巅变得接近普通人。”

        听到玄清描述对各境界的体会,江辰也才对修行之路有了更深的了解。

        不过他想到这老和尚既然出山,总会跟在身边,以后有的是机会请教,便又把话风转回,问道:“修炼上的事以后再说,我想问的是,那些去闯关的金丹确定就都死在了运龙山巅吗?

        或者说难道就没有金丹强者闯过去了,这边根本就不知道呢?或者上万年来就没有出现过奇怪的人,奇怪的事吗?就是不合常理的事。”

        玄清否认道:“怎么可能,历代强者,最强者都偶尔会有人去闯运龙山巅。没有回来的不知道,但是传说记录里,最强的那几个,的确是死了,或者重伤回来。

        这是有同行者看到了的,几乎没有强者是独自去闯关的。你说的奇怪的人,奇怪的事,跟这有什么关系。等等,让我想想,好像~”

        玄清陷入沉思,半晌抬头说道:“有一个人,我想起来了,那是我师父前多少辈的事了。应该距今六千年左右,在东法寺里有个孩童,资质平平,从小是个孤儿,直到年过二十都还是个近事。

        那时的同龄人中的佼佼者,都有快突破沙弥了。就在那个孩童刚满二十的那一年,突然崛起。不光是修炼速度突飞猛进,在阵法、炼器、炼丹、制符上都有长足涉猎。半个甲子成就金丹舍利。”

        江辰皱眉问道:“这有什么不和常理吗?千年万年出一个天才有何不可?开窍的晚了些而已。”

        “听我说完。”玄清继续说道:“当年他也制作了很多奇怪的东西,有能爆炸的石木坨坨或者铁坨坨,也有承空刚刚说的什么火~火”

        “火枪”承空插口。

        “我想起来了,叫火铳。”玄清继续说:“只是没有你的精妙,不能连发。还有很多东西。都在东法寺的典籍里记录着,你能造出这些东西,想必是观阅了赤澜阁的藏书吧?那些东西后来应该都落到赤澜阁手上了。”

        穿越者?天选穿越者?这么巧?会是同样来自地球的吗?江辰和傅佑昇同时瞳孔一缩,对望了一下。

        看到江辰和傅佑昇的反应,玄清觉得自己没有判断错误,江辰能造出这些东西,应该是借鉴了东法寺典籍记录。

        遂继续说道:“这还不是最奇怪的,这样一个惊才绝艳之辈,一手奠定了东法寺后来在龙尾州的地位,但他一直不愿接任住持方丈,就连个首座都不愿意干,末了只接了个闲散无事的堂主。

        关键他还能禅武双修,陈旧僧伽境界后,他已经是公认的龙尾州第一强者。因为他在比丘高段时就能战金丹强者不败。佛门武修的吃肉喝酒也是他给带起来的,关键他还娶妻生子,这方面其他佛修可不敢跟他学。”

        江辰忙问道:“那这样的天才,在百年之内成就元婴绝不是问题,他也没成吗?难道~?”

        “记录里没写,传说也没有,就是说不知何时开始,这么一个人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唉~!”玄清叹息道:“这样一个惊才绝艳之辈之人,怎么可能无端消失?

        他在东法寺资源用度都不高,就是按照一般水平来的。内部没有利益冲突。”玄清道:“外面倒是有争夺,也有仇家,可是都打不过他呀!

        而且你要说手段,谁能有阵法师、炼器室、制符师、炼丹师为一体的多?人家丹药一大把,你毒都毒不死他。不光是当年,哪怕是后来,都不会有人往运龙山巅那条路上去想。”

        承空开口问道:“那为何祖师爷,今天您会想到他呢?”

        玄清看向江辰道:“这小子和他很像,一样的奇怪,不!这小子比他还奇怪。废了修为,只能算半个修行者,都敢闯运龙山巅。

        当年那个天才有何不敢?他可是成就了最强僧伽。一直以来,闯运龙山巅的金丹、僧伽都是结队前去,没人会想到有人敢独闯的。今日这小子一问,我才联想起来。”

        江辰和傅佑昇对视一眼,江辰道:“按照时间判断,估计是建国前后。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傅佑昇开口问道:“玄清前辈,此人心性如何?可知姓名?他既娶妻生子,可有留下后代?”

        玄清回复道:“据传他二十岁突破到近住,才拜比丘为师,因为他好利贪财,他师父后来赐法号善财,就是希望他能妥善看待财物,不要被外物迷了心智。突破沙弥后,更加贪财,并且还残暴嗜杀。

        关键是他自创功法了得,沙弥境界就能如比丘顿空滑行。经常偷盗别家势力,引得仇家无数。一次被人设计围攻,他师父为救他而死,善财身心受创,大受打击改了法号,散财。”

        江辰问道:“残暴嗜杀?是乱杀无辜的那种吗?前辈知道他的俗家名字吗?”

        玄清回道:“乱杀无辜?修行界那有什么无辜?都是相互争夺,哪有什么无辜。俗世姓名还真不知晓,只道有传言当年抱回的孤儿,领口秀了只燕子,边上还有个李字。

        当年他的妻儿并没有随之消失,法寺后来倒是颇为照抚,至于后代,几千年了,早就湮没在时间长河里了。”

        承空接过话:“这样一个强者,怎么会突然消失?难道?难道他独自去闯运龙山巅去了?可他也才刚刚僧伽啊!

        如此修行资质,完全可以等到再提升一步,岂不更加稳妥?”

        江辰和傅佑昇又是对望一眼,似乎心中有所计较。

        江辰道:“或许是当年这位散财大师,也是感觉到运龙山脉的蹊跷,或者根本就是发觉出了其中的问题,才会提前走上闯关之路。

        还或许就是闯过运龙山巅本就跟修为不是太大的关系。”

        玄清也察觉到了傅佑昇和江辰再听完散财的故事后,内心有所悸动,开口问道:“江辰小友,是否有所印证?你还是决议去闯上一闯吗?”

        江辰也不敢确定,组织了一下语言回道:“时间太过久远,龙尾州在岁月中几番辗转,可能某些记载早就湮灭。

        所以某些猜测并不确定,只能说散财大师当年有可能发现了些什么,的确很有可能前往了运龙山巅。既然有了猜测,也只能前往才能印证。”

        玄清又道:“既然你已决心前往,承空也要跟你们前往,老衲岂能袖手旁观?自然是要帮衬一二。”

        承空见玄清祖师愿意出手相助,自然眉飞色舞,“祖师愿意相助,此行定然有惊无险。哈哈哈!”

        江辰、傅佑昇躬身拜道:“多谢前辈能够出手相助。”

        玄清又道:“江辰小友,老衲还是先助你修复丹田的伤势吧!”

        江辰拱手谢道:“多谢前辈,可是之前您说过修复丹田,重回练气期,需要耗费很长时间的吧?”

        “耗时指的是重新修炼恢复修为,修复你丹田伤势也就几天的事。”玄清解释道:“佛门的方法是将你现在受伤的丹田气海完全磨灭,恢复成普通人。

        在你丹田位置留下种子重新培育,三之天后你将不能再使用灵力。”

        江辰急道:“战力影响倒是不怕,可完全不能使用灵力,便不能催动任何法器,就连储物袋都用不了。若是这样我如何北上?前辈可有方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