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界的包工头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 咱们只是派出来搂草的

第一百零六章 咱们只是派出来搂草的

        某日,傅佑昇外出一趟采买后,回到大头山,“江辰,我发现似乎又有赤澜阁的探子出现在了附近。”

        江辰应道:“赤澜阁在整个龙尾州搜捕咱们也有小半年了,门中弟子估计也有些疲倦了。不过以防万一,咱们又要挪窝了。有发现是那个筑基长老带队吗?”

        “嘿嘿,是啊,你们赤澜阁有用刀的筑基吗?也好让我弄把趁手的家伙事儿啊。”承空此时插口道。

        傅佑昇回复:“我只是发现有赤澜阁探子的痕迹,没有看到人,也不知道有没有带队的长老或护法。

        赤澜阁就那些筑基,分散到龙尾州还那里都能遇到?别老惦记你的家伙事儿,我估计为了搜捕咱们,现在估计连杂役弟子都派出来了。”

        江辰道:“傅管事,从今天起咱们都不要下山了,就在山顶做好警戒,随时做好撤离准备。”

        “是啊!是要做好防范。”承空忙道:“哎呀,傅管事你发现了赤澜阁探子的踪迹,会不会也被对方发现啊,要不怎么会出现在大头山附近?

        咱们要不这就撤离吧,也不要以防万一了,万一引来了结丹修士,这大头山的高度可不好跑啊。”乘坐多次滑翔翼的承空也对滑翔翼的弊端非常清楚。

        江辰倒是淡定,道:“那倒不必,赤澜阁内外门的探子应该早就不会用原先的暗号、手法来进行联络。

        应该是赤澜阁增加了杂役弟子人手,分散到了这里。不然傅管事也不会轻易发现对方留下的痕迹。”

        傅佑昇回道:“是的,杂役弟子众多,良莠不齐,多半是用的原来一套暗记手法。

        所以我才会有所发现。而且我回来的时候,是绕了个大圈,并没有直接回的大头山。”

        江辰分析道:“多半是黄志臻见我们又一下子销声匿迹,就散出杂役弟子。

        还用原先的暗号标记,就是要让我警惕之下,来频繁更换藏匿之地。时间长了总会寻出规律或者破绽,好一招打草惊蛇。”

        “那咱们怎么办?如何应对呢?”承空问道。

        江辰笑道:“嘿嘿,他不想跟着咱们的节奏,不想被我牵着鼻子走。那这回我就接他的招,跟着他来一回。”

        一连七天,三人都没有再下山,早晚轮流替换,在山顶执勤,观察山下的动静。

        也是第七日的晌午,一行五人来到大头山下不远处。

        其中一中年汉子开口道:“那大头山有什么好去的?那里早被玄昆堡犁了几遍了,咱们宗门也在后来上上下下翻了个遍。

        就连双方的暗哨都盯了不短的时间,咱们还和玄昆堡打了好几场呢!那个江辰怎么还会去那里躲藏?”

        另一人却道:“诶,那你可别这么说,正因为这样,大头山现在都没人关注,说不定他江辰就跑去躲上一段时间,那又怎样。

        给咱们发现了那可就是大功一件,有不少奖赏的呢!”

        有一个年纪大的却有些不高兴道:“奖赏,奖赏,你就知道奖赏。那个江辰可是才带领了全宗门山下度过了灭门之灾,对宗门所有人都是有恩的。也不知怎的就成了叛徒?

        肯定是得罪了宗门某些高层,看这样子,这么大规模的搜捕,定是要置他于死地啊。其实我是不太愿意跑这份差事的。听说他们还能够飞行,你说就凭咱们那里抓得到他啊?”

        带头的是一位老修姓古,年过六十总算练气成功,在宗门也没什么人脉,所以也没入得了外门,不过在杂役混了个差管的职务,也算有了份安稳。

        赤澜阁其实也有不少这样的人,进不了外门,就在杂役处提升下地位。

        虽没有外门弟子有稳定时间用于修炼和太多的修炼资源,但收入上也是差不了太多,手上的工作多一些而已。

        修炼是为了提升境界,是为了增加寿元,提高实力的。

        这么一把岁数了,寿元已经比普通人高出几十年了,再提升也没可能了,宗门自然也不愿意花费资源去培养了,但是留下来带领一些杂役弟子劳作还是很不错的。

        带头老古警告道:“老林头,以后可别再这么说了,事情到底如何,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判断。你在心里想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一回事。

        若是人人都这么想,也不需要你说出来;若是只有你一个人这么想,说出来也没用。咱们安心办差,把自己活好就行了。”

        人上了年纪,经历得多了,自然也看的通透一些。

        那个老林头也道:“古老头,你也别教训我,你是算是一只脚踏进门槛,起码才算活到了一半。

        我如今可算是黄土埋到脖子了,又无儿女牵挂,孑然一身,我怕个鸟啊?悠悠自在人心。我可先在这里说了,一会就算有所发现,我可不同意向宗门发信号的。”

        那个中年汉子却骂道:“林老鬼,就你他麻的装大义,你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你有没有想想别人,我可是上有老下有小。

        我也还要修炼,能拿到一笔奖励,对我们一家子那可是不一样的。”

        老林头怼了回去,“人家江辰可算是救了宗门的命,也算是救了你和你一家子的命。

        你要是拿到了这比奖励,你一家人的良心不会痛的吗?你要是敢这么做,回去我就给你大肆宣扬,你这个忘恩负义之徒。”

        “我~”中年汉子正要回怼。

        “好啦!你们瞎吵吵什么呀?”带头老古喝断二人的争吵,“咱们只是派出来搂草的,龙尾州那么大,就那么巧给咱们碰上了吗?瞎没的事儿,俩傻子就在这里吵的跟真的似的,还真不嫌丢人!”

        带头老古话音刚落,大头山顶就传来一声炸响,然后山顶就飞出一个三角形的东西。

        带头老古睁起法眼一看,滑翔翼上为首坐着的不正是江辰,还能有谁?

        老古内心槽点狂吐不止,我了个牙撒撒的坤哈,还真他麻的跟咱们这族人碰到啦?

        我老古也不想做这个不义之人啊!

        如今手头管着点事,收入尚可,能管的上一大家子。自己的日子也能过的不错,保着修为不回落没问题的。

        增加了大几十年寿命,这辈子也足够了。我可不想留下这不好的名声啊!

        这叫我怎么办?信号发还是不发呢?麻了个蛋,手底下这两个人,搞不好还要打起来。

        滑翔翼朝着五人的方向飞来,中年汉子大叫道:“快,快分散躲避。宗门告诫过咱们,那个江辰手里有厉害的玩意,比咱们背着的火铳还要厉害。能够连发,都打死了好几个长老级的人物了。”

        说完率先躲进身旁的树林里,有三人随之分散躲避。

        也就老古和老林头站在原地没有动,抬头盯着高空飞过的滑翔翼。

        滑翔翼并没有对山下五人展开攻击,而是掠过头顶远远而去。

        老林头和老古转头目视着滑翔翼远去,内心却又一种莫名的思潮。

        那个中年人,见江辰他们驾着滑翔翼远去,快速从怀里摸出宗门令箭就要发射。

        此时老林头举着手里的砍刀冲过去,大喊道:“小子,今天你要是敢发出令箭,老子就跟你拼了。”

        既然是宗门中人,手里必然都有两下子,老林头一个箭步冲到中年人身前,举刀就是一个侧劈。

        中年人见状来不及发射令箭,向后一个旋跳,躲开了对方的劈砍,落地又急忙后撤几步,喝骂道:“林老鬼,你这也是要背叛宗门吗?当心回去,宗门治你的死罪。”

        “死罪又何妨,大不了我也跑路就是了。”老林头回道:“江掌令和傅管事在宗门大战前,也常来咱们杂役工坊。

        对咱们杂役弟子都很不错。时常给咱们增加补贴用度,何况还救了所有人的性命。整个大战唯独只死了江掌令的师傅,我老林头可不能忘记这些恩情。”

        中年汉子转头对老古喊道:“古大人,你可是咱们领头的,这林老鬼反叛了,你可不能不管啊!”

        老古其实也不想做这忘恩负义的人,可他也不想得罪宗门,毕竟还要在宗门混饭吃。

        但如今那个江辰却冒出来了,就在他的眼前他能怎么办?

        见到手底下两人打起来,他心里到是生出一个想法,于是开口道:“那个江辰能够飞来飞去,转眼即止。

        所以那令箭咱们还是拖上一拖再发,不然发到高空被他看到,他再调过头飞回来报复咱们,就算有奖励咱们也没命享啊。”

        然后他又转头对老林头说道:“既然拖上一会儿,咱们再发出令箭,江辰掌令也早就跑没影了,也威胁不到他了。也算咱们报恩了,这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老林头和老古相识数十年,自然也知道他想的是什么,既然有这两全的办法也就没再坚持,冷眼扫了一下那个中年人,哼了一声,便收起砍刀,不再作声。

        又过了一会,见不到滑翔翼的踪影,中年汉子又摸出宗门令箭,走出树林准备激发。

        “等~等一下!”另一个年轻的杂役弟子焦急喊道:“你们看那边是什么?啊!是他们,是他们又飞回来了。是来杀咱们的吗?”

        远处天空,江辰三人驾着滑翔翼又飞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