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贞观悍婿李二在线阅读 - 第50章:杀人夜

第50章:杀人夜

        太原王氏府邸。

        各房家主受邀而来,纷纷落座。

        族长端坐首位,脸色古井不波,眼神微微眯成一条缝,如一头打盹的老狮王,看似人畜无害,但没人敢小觑,进来的人各自落座,安静下来。

        一名中年男子将刚刚收到的飞鸽传信递给其中一人,对方看完后往下传,眼神多了几分凝重,沉思不语。

        片刻后,所有人看完,中年男子将纸条收走,退出房间,带上门。

        这种最高级别会议,除了族长和各房家主,其他人都没资格参与。

        族长扫了众人一眼,沉声说道:“前些天王圭的密信大家都看了,长安那边动了手,王氏和秦府已经水火不容,都说说吧。”

        “族长,既然他来了龙门县,不如……”一人说着一掌往下切。

        “没错,龙门县是本房分出去的支脉,但也是王氏子孙,而今被杀,如果不作为,岂不让天下人看我王氏笑话?按路程算,天黑前应该到韩城,长安那位也在找他,一旦收到消息,必然派兵护送,错过今晚未必还有机会。”

        族长漠然问道:“你意欲何为?”

        “调精锐死士前往,天亮前能赶到韩城将其斩杀,到时候推给白马山土匪,将王家摘清,太极殿那位岂会善罢甘休?反正这帮土匪不肯归顺,正好借李家的刀敲打敲打,等穷途末路之时拉一把,必能归心,一石二鸟。”

        族长沉吟片刻说道:“王圭来信说此子颇有武力,可有把握?”

        “多调几队精锐死士过去便是,别说此子,就算秦琼在世也能斩杀。”

        “各房意见如何?”

        “附议!”

        “附议!”

        “如此……遵此执行,切不可失手,辱我王氏者,必须死!”

        “喏!”

        ……

        韩城,夜深人静。

        驿站门口两盏大红灯笼随风摇曳,有些清冷。

        “吱哑——”

        内院,一间厢房门打开,秦怀道走出门来,抬头看了眼朗月,清风习习,万籁无声,难得的良辰美景,可心绪不宁,总感觉要出事,看了眼旁边屋顶,高声喊道:“吴叔,可有异常?”

        一颗脑袋探出来:“少主安心睡下便是,有兄弟们盯着,无妨!”

        “快天亮了,下来休息一会儿,我替你。”

        “少主放心,顶得住,当年跟着将军几天几夜不睡都没事呢。”

        “咻——”

        话音刚落,一支利箭划破夜空,呼啸而来,几乎贴着吴叔耳朵飞过去,也亏的吴叔警觉,反应过人,才堪堪避开致命一击。

        “敌袭!”

        门外,一道怒吼声响起,正是负责警戒的罗章。

        秦怀道没想到还真有人不怕死,迅速回屋打开包裹,抽出两把刀就冲出房间,见外面院子里不少蒙面人正翻墙跳下,一支弩箭迎面而来,身体一侧,避开攻击,猛冲上去。

        “杀——”

        一声怒吼,如猛虎入了羊群,挥刀猛砍下去。

        慌乱中,对方赶紧举起手上弩格挡。

        “当——”的一声。

        弩被斩断,锋利的刀刃继续往下,在对方眉心上斩出一道豁口,秦怀道得手后一脚将人踹开,两把刀上下翻飞,瞬间又砍倒几人。

        “疑似目标,杀——”有人大吼一声,飞扑上来。

        秦怀道一个健步冲上去,挥刀猛劈,见对方举刀格挡,迅速变招,另一刀如毒蛇扑咬,化作一道乌光撕开对方脖子,看也不看,双刀左右开弓,又砍翻几名冲上来的凶手。

        转眼间,地上躺下十几人。

        凶手见秦怀道如此凶悍,也凶性大发,纷纷扑杀上来,秦怀道左冲右突,两把刀如夺命的死神镰刀,每一刀都能砍倒一人,悍勇无匹。

        这时,大批护卫冲上来,见秦怀道被包围都急了眼,猛砍猛杀。

        秦怀道喊道:“别慌,结圆阵。”

        来敌太多,各自为战必死无疑,秦怀道无惧敌人,但不得不考虑护卫安全,出言提醒,好在护卫都是老兵,见秦怀道没事都冷静下来,迅速结阵。

        “什么人?找死!”

        一声怒吼,炸雷一般,一道黑影狂奔而来,如出闸的猛虎,手上马槊一扫,直接砸飞好几个,再顺势借力往另一边猛扫过去,又砸飞好几个,正是薛仁贵。

        面对众多凶手,薛仁贵根本不用什么精妙招式,凭借力量直接砸,一扫一大片,简单,粗暴,但触之即飞,不死也废,非常高效。

        转眼间,挡在薛仁贵前面的众多杀手一空,如割倒的麦子,躺了满地,薛仁贵继续往前猛冲猛砸,跟扫帚扫地一般,很快又清理出一大片空间,看到秦怀道正在砍杀,出刀迅猛,角度诡异,却刀刀致命,不由赞道:“好刀法!”

        “回去护着嫂子。”秦怀道一看是薛仁贵,赶紧喊道。

        “无妨,藏好了,杀!”薛仁贵怒吼一声,马槊又是一阵横扫千军,瞬间清空一大片,一个箭步窜上去,和秦怀道背靠背。

        没有了后顾之忧,两人更是大展神勇,一个马槊猛砸,一扫一大片,触之即死,一个两把刀上下左右翻飞,招招必杀。

        转眼间,地上躺下好几十人。

        薛仁贵见秦怀道出手必杀,角度诡异,招式更是闻所未闻,好胜心起,喝道:“国公,可敢一比,看谁杀的多?”

        “哈哈哈,好!”秦怀道豪气顿生,也想和一代军神比个高下。

        “国公小心,散!”薛仁贵怒吼一声往前冲去,手上马槊如蛟龙入海,上下翻腾,左右横扫,搅起风云万丈,眨眼间又杀死十几人,百忙中偷眼看去,发现秦怀道丝毫不弱,更可怕的是一招紧跟一招,行如流水,却招招致命。

        “这是一种全新的打法。”薛仁贵眼力何等惊人,马上意识到了什么,边打便留意观察,却越看越心惊,发现秦怀道不仅招招连环,如滚滚波涛,还能用最省力的方式将人一招斩杀,毫不脱离带水,就像一台杀戮机器。

        “这打法……像刺杀之道,刁钻诡异,防不胜防,却又有战阵之风,堂堂正正,刚猛无匹,简直不可思议。”薛仁贵暗自吃惊,不甘示弱地舞动马槊,将平生所学发挥的淋漓尽致。

        这么一来,杀手就更惨了!